薰蒸迷思

有助解決手腳冰冷的問題嗎?
陳:蒸手和蒸腳有助增加血液循環,同時亦有助減少關節痛、局部肌肉酸痛、減壓和消除大腦疲勞。但手腳冰冷亦可能與貧血、心臟衰竭、血管阻塞或交感神經功能異常等嚴重疾病有關,若懷疑是因疾病導致的手腳冰冷,建議盡早求醫,不能只靠蒸手蒸腳治療。
蒸腳與浸腳的功效相同嗎?多久蒸一次最為合適而每次薫蒸建議蒸多久?
陳:暫時沒有醫學研究比較兩者的功效,不過就以血液循環來說,蒸腳和浸腳都不能取代運動所帶來的效果。
有說蒸宮(蒸子宮)可以調經兼有助懷孕,這說法有根據嗎?會否存在風險?
陳:暫時缺乏西醫研究蒸宮對調理懷孕的影響,但理論上薰蒸有助增加血液循環及減壓,對備孕的女士有正面的影響。但同樣的腹部薰蒸治療應用在男士身上,則有可能減低精子數量帶來反效果。
有說薰蒸後出現紅色格紋乃反映身體毒素被排走,這說法可信嗎?
陳:暫時缺乏醫學文獻支持這點。由於身體不懂得分辨所感到的熱力,是來自天氣或是人為的潮濕熱環境(如蒸腳),所以排汗方法、所流出的汗液均是一樣,不會特別排出較多毒素。
薰蒸有何風險?對皮膚有影響嗎?
陳:薰蒸有時涉及藥包,但有部份人士對藥包成份可能會產生過敏反應,同時熱薰有助打開毛孔,也會增加接觸致敏源的皮膚面積,增加患上接觸性皮膚炎的風險。若使用了沒有徹底消毒的薰蒸木桶,也有機會增加患上香港腳或細菌感染的風險。
哪些人不適合薰蒸?
陳:有高血壓、動脈血管瘤、嚴重糖尿病、心臟病、靜脈曲張、濕疹、皮膚有外傷和發炎等人士不宜薰蒸。剛喝完酒的人士也不宜薰蒸,因為酒精會增加缺水、血壓低、心律不正和突然死亡的風險。

 

十年(#10YearChallenge)

剛好最近 Facebook 掀起了 10 Year Challenge 熱潮,大家都拿十年前的相片懷緬一番。這讓我想起,原來今年已經是我從醫學院畢業的第十個年頭了。

十年前,我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醫生,把我認知的理論,戰戰兢兢地實習。那時開始明白病情與醫療的不確定性,以及明白醫科畢業後只是序幕的結束。醫科是一個追求完美、不容失誤的專業,但它本身是不完美的科學 – 同一種治療,用在同樣病症的病人身上,不見得會得到完全一樣的效果,有時甚至是截然不同的結果。但因醫療牽涉病人的生命,醫生不能容許自己有任何失誤,需要持續進修,以及定時自我檢討。經過一番努力,我適應了這種壓力,然後我結了婚、經歷爺爺的逝世、碩士畢業。努力地去適應婚姻關係,努力地追求專業資歷。一直在追趕着、追求着,沒空留意時間的消逝,以及周圍人的變化。

當我稍微停下來,回望走過的路,問問自己是否已經達到了童年的理想?

是否已經脱離了少年時的陰霾?

問問我現在成為了的身份角色,到底是什麼?身邊的人怎樣看現在我?

問問要為社會履行一個怎樣的職能?而這樣做,對我的人生代表着什麼意義?

問問將來還想完成怎樣的目標,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現在滿足了嗎?現在過得開心嗎?

當我有空去想想這些事情時,赫然發現這就是十年,剛好是十年。

去年十二月,父母陪我到倫敦參加我第二個碩士畢業。十年前大學畢業時,疼錫我的爺爺還在。今年,爸爸為了表達爺爺的精神長存,便穿著爺爺遺下的皮鞋參加典禮。

雖然那雙皮鞋料子很好,可能日子太久了,加上天氣寒冷,回程時它的底已經撤底地破掉,爸爸說只好找人修好它然後封存留念。

回港不久之後,爸爸腰部發生劇痛,被診斷為椎間盤突出症。可能在倫敦時的舟車勞頓,而爸爸一直在逞強,才不經不覺下加劇了隱患。

對比現在與十年前的畢業照,父母真的明顯地蒼老了。

結了婚之後,和父母相處的時間減少了,才發現他們已不復當年的活力,減少出外活動。雖然我不想接受,父母正在漸漸老去。

跟多年沒見的同學相見,也驚覺大家已從中學時代的那些活潑少年,走到了很遠的地方。有的從事着一份意想不到的職業,有的已為人母,有的跑到外國生活。

十年前我曾介意過的很多事情,現在看來已經變得不在乎了,因為該努力的已努力過,能做到的已經做到,不能做到的已經放下了。我覺得我還是個幸運的人,因為身邊一直有家人、師友、同事和病人的支持,讓我每天進步一點點。

最近,跟一位已為人母的友人閒聊,從湊仔經偶然聊到兒童讀物,記起了早已遺忘的童話故事:快樂王子(註:The Happy Prince, by Oscar Wilde )。

今天以成人的眼光看這故事,才發現這是個主題十分沉重的「童話」。

「什麼是快樂?」

小學的時候可能會說,快樂很簡單,吃麥當勞是快樂。當他長大一點時,才會明白當時最希望得到的,是父母的稱讚。中學的時候可能會說,快樂就是成績優異,能選讀自己喜歡的科目。長大成人時才會明白,快樂是能輕鬆地做自己,而身邊的人也能完全接受你。

快樂王子「銅像」的生前,是個從來沒有憂愁過的王子。死後,快樂王子把他擁有的,鑲在他身上的金銀珠寶,藉着燕子全送給了窮人,於是他得到了真正的快樂。

燕子為了達成這任務,錯過了飛去南方過冬的時間,結果凍死在銅像腳下,王子「銅像」因而心碎了。

後來天使看見他們的心何其美麗,便接他們的靈魂上天堂,從此快樂地生活。

這是痛苦還是快樂?是否做好人沒有好報?活到一把年紀,看事物真的變得不一樣。其實在人生之中,有機會遇上一個樂於為它赴死的任務,是一種快樂。在人生之中,有一個你值得為他心碎的人,也是一種快樂。

那麼,經過不斷的追追趕趕,現在的我比十年前更快樂嗎?

起初的時候,我覺得我自小喜歡美麗的東西,喜歡精密的工作,同時又想成為醫生。那麼當一個醫生後,才發覺這份工作的真正意義在於在治病的同時,只要用心聆聽,便可把病人的內心也一同治癒。這就成為了我的快樂。

十年後回望今天的我,又是怎樣的光景、抱着怎樣的心情?

我是否已經滿意了現在的我,而一直以這現狀生活下去?還是再次演化成另一個我?

可能那時候我已經成為了母親,心境完全不同。可能那時候的社會,也變得現在想像不到。

很多人說時間是小偷,會偷走我們的一切。

其實時間是道路,讓我們到達想去的地方。

美好的時光不會過去,我們就不會珍惜。

痛苦的時光不過去,我們就沒有希望。

只知道現在的我,學懂了珍惜和家人相聚的時間,也希望趁父母健在的時候,帶他們到多點地方留下雪泥鴻爪。

免得有一天,父親或者母親聽到我口中最後一句話是:「對不起,我很忙。」

凹凸洞

凹凸洞是長暗瘡或水痘後遺留下來的疤痕。很多病人都習慣在暗瘡癒合的過程中,忍不住擠壓或針清痘痘,傷害了肌底的纖維母細胞,讓皮膚在復原其間,形成萎縮性的疤痕。凹下去的疤痕,依不同的形狀,可分為滾輪型(rolling scars : 像小山丘一樣,中間凹陷)、淺盒型(boxcar scars : 凹陷位置比較淺平)和冰錐型(icepick scars: 開口窄、但凹陷很深)三種。中國人的膚色較深,且免疫反應強,所以在暗瘡復原期間,比西方人更容易留疤留印。所以,當暗瘡活躍的時候,必須加倍小心護理皮膚,及早治療暗瘡,並避免胡亂擠壓它們,以預防凹凸洞的出現。

要治療凹凸洞,首先須處理活躍的暗瘡。這可利用彩光、果酸或藥物,以控制油脂分泌、抑制座瘡桿菌(Propionibacterium acnes)和改善毛孔粗大的問題。

第二步,則是運用點陣式激光,在皮膚上製造數以千計的細小深入的傷口,刺激疤痕附近的膠原蛋白增生、從而重組肌膚,並撫平暗瘡凹凸洞。由於每點激光的傷口僅有0.1毫米,所以傷口復原非常快,而發射激光的形狀(如冬甩形、蜂巢形及方框形等),可因應不同疤痕形狀和治療範圍而調節。

第三步,暗瘡印比較嚴重的患者,也可利用皮秒激光的瞬間功率,選擇性將疤痕色素直接汽化、擊碎成塵狀,再通過淋巴組織排出體外。

而最後一步,則是以「挑針」的手法,一邊破壞凹陷了的疤痕組織,並以透明質酸針對性地撐起凹凸洞的凹陷位置,也讓皮膚看起來更明亮。

最後,病向淺中醫,暗瘡皮膚應及早求醫,並小心護理皮膚。治療凹凸洞也不宜心急,因為每次治療後,也須預留時間讓傷口復原,才可進行下一次治療。

 

ニキビ痕(でこぼこクレーター)

ニキビ痕とは、ニキビや水疱瘡の後に残った傷のことです。多くの患者はニキビの癒合過程で、我慢できなくなったり、ニキビを潰したり針でニキビの中の皮脂を押し出したりしています。それで真皮層の線維組織まで損傷してしまい、皮膚の癒合の間に、肌の表面が委縮して陥没している傷跡ができてしまいました。形によって、ローリング(Rolling型)タイプ(開口部は、U字のような形をしているタイプ)、ボックスカー(Boxcar型)タイプ(開口部は浅く、M字の形をしているタイプ)、アイスピック(Icepick型)(傷跡がアイスピックで突き刺したような先端が細く、V字のような形をしているタイプ)タイプの3種類があります。アジア人の肌色が比較的に濃く、免疫反応が強いため、西洋人よりもニキビの癒合期の間に傷痕が残りやすいです。だから、ニキビの炎症の時、ニキビ跡を残さないためにも、ニキビの段階でしっかりケアして治す必要があります。基本的には、自分でニキビを潰すのは控え、ニキビ痕(でこぼこクレーター)の形成を防ぐことです。

ニキビ痕の治療はまず発症中のニキビの感染、炎症を制御し、自然に軽快するのを待ちます。光治療、ケミカルピーリング、内服・外用療法などを使って、皮脂の過剰分泌をコントロールし、アクネ菌(Propionibacterium acnes)を殺菌し、キメの整った肌へ導きます。

ステップ2では、フラクショナルレーザー療法です。レーザーで極小の穴を無数にあけ、新たな肌細胞を作るのを促し、またコラーゲン生成させハリのあるきれいな肌に入れ替えていきます。その治癒過程で真皮が収縮し、コラーゲンの産生を促し、凹凸を均一化します。真皮内0.5~1mmの深さなので、表皮へのダメージはほとんどないため、カサブタにはなりません。またレーザー光の形は違うタイプの傷跡に合わせ調整できます。

ステップ3は、重症ニキビの方はピコレーザーの瞬間出力を利用し、直接傷跡の色素を気化あるいは粉砕し、破壊してリンパを通して体外に排出することができます。

最後のステップは、「マイクロニードル」と呼ばれる手法です。ニキビ痕の線維組織を切断するとともに、癒着を剥がし、その後ヒアルロン酸などの充填剤を注入して盛り上げます。肌を明るく見せます。

最後に、凹みを残さないために最も大切なことは、ニキビの「早期治療」をすることです。保湿などのスキンケアをしっかりする必要もあります。同時に、ニキビ痕の治療は焦らない方がいいです。毎回の治療後、傷を回復するまで時間を待ち、次の治療を行うことができます。

生殖器疣 (genital warts)

生殖器疣 (genital warts) 是性傳播疾病之一,在陰道性交或肛交中通過皮膚與皮膚的直接接觸而傳播的,一些情況下甚至會通過口交令口腔受到感染。造成生殖器疣的病毒為 HPV病毒,現有百多種不同類型的HPV,而當中有40多種HPV病毒會引致生殖器疣。

生殖器疣通常會長於女性的外陰、陰道、尿道或肛門內部或周圍、子宮頸,或男性的陰莖、陰囊、腹股溝或大腿上。症狀為生殖器周圍出現小面積的粉紅色或灰白色腫脹,大小約1至5毫米不等,而且經常會聚集出現,呈“花椰菜”的狀況。大多數的情況下,生殖器疣是不會造成任何痛楚或痕癢的,只有極少數人會感到疼痛、瘙癢、甚至出血,所以很容易被忽略存在。可是,即使大多數人都沒有症狀,亦不能忽視,因為生殖器疣可引致併發症以及傳染給其他人。某些高危型的HPV可以導致肛門癌,所以若有懷疑應及早求醫。

某些人比較容易感染 HPV 病毒,例如懷孕中的婦女、免疫系統不良人士、抽煙喝酒的人、具有多重性伴侶人士等。不得不提的是,若孩子有生殖器疣,必須排除性虐待的可能。

生殖器疣通常是肉色,可以是凸起或是平平的,亦有可能呈椰菜花狀生長。它們也可能會顯示為菜花狀生長。亦有患者會有陰道分泌增加、性器官附近痕癢、以及性接觸後出血的情況。

目前治療生殖器疣的方法主要有藥物治療和手術治療兩種。藥物治療方面,透過外在塗抹液態或膏狀藥物,產生化學性燒灼的效果,引起組織壞死,令疣自動脫落,不過有些藥物的刺激性較大,藥效過強而傷害生殖器皮膚,令患者感到相當不適,而且有些藥物於妊娠期間也不宜使用。此外,藥物治療一般也比較難完全清除所有疣,所以我一般建議手術治療。

而手術治療方面,除傳統開刀的手術外,現在較多人選用電𤆥、激光以及冷凍療法。而當中,電𤆥治療的優勢是,它不但能剷除一些體積較大的疣,保留組織作化驗用途 (排除癌症的可能性),其復原期也較為短,疤痕也不明顯,所以近來比較多患者選擇這治療方法。

不管是那一種療法,都需要由專業的醫生處理,切忌胡亂購買藥物塗抹,或以非醫療用的療程來處理。而且,我深深明白患者對於生殖器長疣感到相當尷尬,也擔心被標籤為性生活不檢定,因而選擇癮暪病情,但是要知道生殖器疣通常是透過與親密的人接觸而傳染的,甚至可以導致更嚴重的病變。當發現生殖器官有不尋常的腫塊,或接受子宮頸抹片檢查時發現細胞變化,便應積極治療及通知性伴侶,因為即使有使用安全套的性行為,都有機會透過身體接觸或貼身的物品導致病毒傳染。最後,建議男女士都及早接種人類乳突病毒疫苗以預防HPV感染,而女士也需定期接受婦科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