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10YearChallenge)

剛好最近 Facebook 掀起了 10 Year Challenge 熱潮,大家都拿十年前的相片懷緬一番。這讓我想起,原來今年已經是我從醫學院畢業的第十個年頭了。

十年前,我還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醫生,把我認知的理論,戰戰兢兢地實習。那時開始明白病情與醫療的不確定性,以及明白醫科畢業後只是序幕的結束。醫科是一個追求完美、不容失誤的專業,但它本身是不完美的科學 – 同一種治療,用在同樣病症的病人身上,不見得會得到完全一樣的效果,有時甚至是截然不同的結果。但因醫療牽涉病人的生命,醫生不能容許自己有任何失誤,需要持續進修,以及定時自我檢討。經過一番努力,我適應了這種壓力,然後我結了婚、經歷爺爺的逝世、碩士畢業。努力地去適應婚姻關係,努力地追求專業資歷。一直在追趕着、追求着,沒空留意時間的消逝,以及周圍人的變化。

當我稍微停下來,回望走過的路,問問自己是否已經達到了童年的理想?

是否已經脱離了少年時的陰霾?

問問我現在成為了的身份角色,到底是什麼?身邊的人怎樣看現在我?

問問要為社會履行一個怎樣的職能?而這樣做,對我的人生代表着什麼意義?

問問將來還想完成怎樣的目標,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現在滿足了嗎?現在過得開心嗎?

當我有空去想想這些事情時,赫然發現這就是十年,剛好是十年。

去年十二月,父母陪我到倫敦參加我第二個碩士畢業。十年前大學畢業時,疼錫我的爺爺還在。今年,爸爸為了表達爺爺的精神長存,便穿著爺爺遺下的皮鞋參加典禮。

雖然那雙皮鞋料子很好,可能日子太久了,加上天氣寒冷,回程時它的底已經撤底地破掉,爸爸說只好找人修好它然後封存留念。

回港不久之後,爸爸腰部發生劇痛,被診斷為椎間盤突出症。可能在倫敦時的舟車勞頓,而爸爸一直在逞強,才不經不覺下加劇了隱患。

對比現在與十年前的畢業照,父母真的明顯地蒼老了。

結了婚之後,和父母相處的時間減少了,才發現他們已不復當年的活力,減少出外活動。雖然我不想接受,父母正在漸漸老去。

跟多年沒見的同學相見,也驚覺大家已從中學時代的那些活潑少年,走到了很遠的地方。有的從事着一份意想不到的職業,有的已為人母,有的跑到外國生活。

十年前我曾介意過的很多事情,現在看來已經變得不在乎了,因為該努力的已努力過,能做到的已經做到,不能做到的已經放下了。我覺得我還是個幸運的人,因為身邊一直有家人、師友、同事和病人的支持,讓我每天進步一點點。

最近,跟一位已為人母的友人閒聊,從湊仔經偶然聊到兒童讀物,記起了早已遺忘的童話故事:快樂王子(註:The Happy Prince, by Oscar Wilde )。

今天以成人的眼光看這故事,才發現這是個主題十分沉重的「童話」。

「什麼是快樂?」

小學的時候可能會說,快樂很簡單,吃麥當勞是快樂。當他長大一點時,才會明白當時最希望得到的,是父母的稱讚。中學的時候可能會說,快樂就是成績優異,能選讀自己喜歡的科目。長大成人時才會明白,快樂是能輕鬆地做自己,而身邊的人也能完全接受你。

快樂王子「銅像」的生前,是個從來沒有憂愁過的王子。死後,快樂王子把他擁有的,鑲在他身上的金銀珠寶,藉着燕子全送給了窮人,於是他得到了真正的快樂。

燕子為了達成這任務,錯過了飛去南方過冬的時間,結果凍死在銅像腳下,王子「銅像」因而心碎了。

後來天使看見他們的心何其美麗,便接他們的靈魂上天堂,從此快樂地生活。

這是痛苦還是快樂?是否做好人沒有好報?活到一把年紀,看事物真的變得不一樣。其實在人生之中,有機會遇上一個樂於為它赴死的任務,是一種快樂。在人生之中,有一個你值得為他心碎的人,也是一種快樂。

那麼,經過不斷的追追趕趕,現在的我比十年前更快樂嗎?

起初的時候,我覺得我自小喜歡美麗的東西,喜歡精密的工作,同時又想成為醫生。那麼當一個醫生後,才發覺這份工作的真正意義在於在治病的同時,只要用心聆聽,便可把病人的內心也一同治癒。這就成為了我的快樂。

十年後回望今天的我,又是怎樣的光景、抱着怎樣的心情?

我是否已經滿意了現在的我,而一直以這現狀生活下去?還是再次演化成另一個我?

可能那時候我已經成為了母親,心境完全不同。可能那時候的社會,也變得現在想像不到。

很多人說時間是小偷,會偷走我們的一切。

其實時間是道路,讓我們到達想去的地方。

美好的時光不會過去,我們就不會珍惜。

痛苦的時光不過去,我們就沒有希望。

只知道現在的我,學懂了珍惜和家人相聚的時間,也希望趁父母健在的時候,帶他們到多點地方留下雪泥鴻爪。

免得有一天,父親或者母親聽到我口中最後一句話是:「對不起,我很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