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孕婦,天方夜譚?

都說「懷孕中的女人最美」,全球最美麗的孕婦:英國凱特王妃(Kate Middleton)即使臨盆在即,仍然勤於出席活動,履行皇室人員職責,風采依然地於人前展現優雅和美麗,一襲剪裁簡單俐落的大衣,雖然未能遮蓋腹大便便,但纖細的四肢和容光煥發的樣子,相比許多年輕女孩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是,「懷孕中的女人最美」也非不刊之論。

懷孕時常誘發各種外觀問題,最為人熟悉的是水腫以及肚、腹、胸部和大腿會長出妊娠紋。而且,因為荷爾蒙的轉變,某些部位會有毛髮增生、色素沉澱以及色斑的問題;此外,有些孕婦亦有暗瘡惡化、粉刺增加、毛孔粗大和面色暗沉種種的問題。

你我都深明「沒有醜女人」這個道理,漂亮如凱特王妃也要時刻努力護膚美容,才能保持姣好容貌和美好身段,尤其是年紀漸長加上三度懷孕,所付出的心機和時間相信非同小可。或許你會以為,身為一介平民,沒有皇室的金庫支持,要如王妃般成為美麗孕婦簡直天方夜譚。但品味出眾的凱特王妃也非一味靠金錢堆砌出來的,她的個性節儉,不僅會把衣服和配飾多次重複穿搭,而且日常所用的護膚產品也很平民化,甚至有人目睹她走入連鎖藥房購買平價面霜。不過,據說王妃在懷孕其間特別鍾情使用有機產品,尤其是玫瑰果油,經常會厚厚地塗於腹部和面部作按摩保養。

要做美麗孕婦,需要付諸行動。懷孕期間受荷爾蒙影響而產生的問題,部分於產後一段時間內都會慢慢改善,但若因此疏忽保養的話,有些情況就會讓你追悔莫及。例如輕視防曬措施,會導致紫外線入侵皮膚形成色斑;皮膚缺乏保濕滋潤,使皮膚結締組織在快速擴張並拉扯下,造成表皮及真皮內纖維斷裂而加劇妊娠紋等。不過,有些愛美的孕婦則是過猶不及,懷孕期間不只勤快保養,而且更想透過醫學美容技術輔助,這一點就要非常謹慎了。

口服A酸因會導致畸胎,孕婦絕對不能使用。高濃度的果酸換膚,以及水楊酸亦不宜進行。平日建議塗物理性防曬,而美白護膚品(如淡斑藥膏)則慎用。至於激光、彩光、電波拉皮、注射肉毒桿菌素等美容療程,也不建議孕婦執行。

孕期美容不能掉以輕心,因為既可能對孕婦日後影響深遠,也可能對胎兒有害,宜請教醫生諮詢專業意見,便可放心地如凱特王妃般做個漂亮準媽媽。

皺紋的哲學

從青春到成熟,面容漸漸的改變,其實是停留的表情。

面形的瘦胖、眉紋、眼紋、鼻樑紋、法令紋、嘴角紋、下巴的細微而緩慢的變化,每每在刻印着停留的滿足,停留的煩惱,停留的激情,停留的蒼桑,停留的執着,停留的納悶。有時會同時刻印着兩種矛盾的感受。

其實,你在大多時候怎樣看你的人生,你的面容就產生着怎樣的印記。你看着你自己那停留的表情,卻又會引導你怎樣看你的人生。

所以,若以非入侵性的方法將那停留的表情清理一下,也是個重新整理,重新睇察人生的好機會。

常見的動態紋,亦即「表情紋」,一般是以注射肉毒桿菌素來解決。以極細針把肉素桿菌素注射在特定的肌肉群,可以阻斷運動神經跟肌肉之間的訊息,使肌肉無法接受到運動神經的命令而收縮,藉以麻痺肌肉及改善動態紋。

至於要解決的肌膚老化後,變成比較難纏的靜態紋(即沒有表情時,也會看到的皺紋),打肉毒桿菌素就不會完全有效,臉部雙紋並存,就必須多管其下,透過電波拉皮來改善。靜態紋的成因,和皮膚衰老、長年累月暴曬、以及表情誇張等有關。當皮膚喪失骨膠原的支撐,彈性會逐漸減弱,皮膚也顯鬆弛。

除肉毒桿菌素和電波拉皮外,注射透明質酸於真皮層內,亦能達到修飾靜態紋的功用。透明質酸是種蛋白質,注入後會融合體內原有的透明質酸,讓皮膚膨脹,皺紋就會變平;而且透明質酸與人體組織的相容性很高,不易產生過敏,屬熱門的抗衰老療程。

預防勝於治療,要保持年輕,平日的保養是不可忽視的。多吃蔬果、作息定時、飲食均衡、運動適量、做好皮膚的保濕、並積極防曬,是抗老化的不二法門。護膚品方面,選擇含抗氧成份 (如維他命C、維他命E、Q10等)的保養品,能對抗身體產生的自由基,延緩皮膚的老化,及皺紋的形成。

最後,古語有云 :「下士養身,中士養氣,上士養心」,養生的最高境界是養心。所以,保持年輕的心境,隨遇而安,適度轉移和釋放壓力,是抗衰老的核心關鍵。

 

陳筠華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英國卡迪夫大學實用皮膚學碩士

英國倫敦大學臨床皮膚學深造文憑

英國卡迪夫大學實用皮膚科文憑

香港中文大學內科醫學文憑

澳洲悉尼大學兒科文憑

行醫的座右銘

曾經有一位94歲的老先生來找我,希望我幫他脫掉背上一顆突然變大的痣。當我告訴他,突然變大的痣最好除掉之餘也送去化驗時,他忽地唏噓地答:「都沒有所謂了。」

我再三地技巧地追問,才知道他十多年前,他的太太因癌症過身了,而他,則一直為這件事悲傷。於是,我刻意騰出了一個早上的時間,讓老先生傾訴。

後來我才知道,這位老先生第一次向人表白這事的對象,竟然是我。

當我大讚老先生這麼大年紀還能行動自如,健步如飛時,老先生感嘆自己思想和子女的代溝很大,很難和家人溝通; 而了解自己的太太和好友們,都相繼撒手人寰,剩下孤獨的他。原來,長命百歲,卻煢煢孑立,也是一種苦。

這讓我不禁再次肯定從醫以來的座右銘,那是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 (Hippocrates) 的一句格言: “Cure sometimes, treat often, comfort always.”(「有時治癒,時常醫治,總是安慰。」)

身為醫者,當然希望能夠治癒每一個患者,但過程中我們有否好好的去了解患者在肉體疾病以外的心理狀況呢?世界衛生組織(WHO,1948)對健康的定義是:「健康不僅爲疾病或羸弱之消除,而是體格,精神與社會之完全健康狀態。」 (“Health is a state of complete physical, mental and social well-being and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disease or infirmity.” )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每個唸完醫科的人都會做的事,但要成為一個真正的醫生,了解和顧及患者的心理、情緒就更為重要。

「我對不起她,沒有能力給她更好的治療。」十年來,老先生為此梗梗於懷。

這使我想起生死學大師Elisabeth Kübler-Ross所提出的著名觀點,悲傷的五個階段(The Five Stages of Grief):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

十年來,老先生仍然未能接受太太已經逝去的事實,卡在討價還價的階段,認為只要自己能給多一些錢,太太就會活到現在。如果自己有多些錢……

可能他就是要找一個適合的人,向他宣告一句他本應明白的話,而這個人就是我。

「這並不是你的錯啊。人的生命有長有短,並不是第二個人的努力可以左右的。你太太得到你的愛,應該無憾了。」

記得醫學院一位教授曾說過:「穿上白袍,醫生就有了魔力,光用語言或碰觸就能治病的可能再次獲得證明」。世間上有許多現今醫學界無法應付的疾病,但我心中一直緊記,面對傷痛,我總能給予患者和家屬安慰,那怕只是一下微不足道的輕拍,亦足以讓他們感到溫暖和支持!

 

陳筠華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英國卡迪夫大學實用皮膚學碩士
英國倫敦大學臨床皮膚學深造文憑
英國卡迪夫大學實用皮膚科文憑
香港中文大學內科醫學文憑
澳洲悉尼大學兒科文憑

印記減淡 母愛不變

懷胎十月,看著軟綿綿的寶寶誔下,試問那個母親的心不被溶化?儘管瞬間的喜悅,爾後或會被忙碌和接踵而來的鎖碎事情沖淡,但親密的幸福感卻會一直延續。只是,當夜蘭人靜,寶寶安睡後難得一刻的沐浴時間,看到鏡中倒映的身體:肚腹、乳房周圍、大腿內側的妊娠紋、因哺乳而下垂的乳房、鬆弛的肚腹、手臂及大腿積聚的脂肪……不禁質疑,這樣的犠牲值得嗎?

我認為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寶寶是天賜的禮物,即使體態走樣也是值得,但這些犠牲卻可以透過醫療方法逆轉!

產後回復體重不難,親力親為照顧寶寶、注意飲食、稍作運動,很快可達標,但要回復產前緊緻卻非易事。勤用修護產品和地獄式鍛鍊,或許能幫上一把,但所付出的時間、體能和毅力可不少,單憑個人的努力難以做到。不過,媽媽們別灰心,其實這個年代還可以靠科技,輕鬆簡單地尋回緊緻的線條,並減淡頑固的妊娠紋和肥胖紋。

這種令人神往的輕鬆方法,其實也非甚麼新鮮科技,而是已有十多年歷史的技術──「電波拉皮」。電波拉皮過往只應用在臉部較小的範圍,有減少皮膚鬆弛、改善臉部輪廓的作用,經過多年的研究和改良,現在也可用作大範圍非臉部的治療,而且效果顯著。它的原理是利用電磁波穿透皮膚,令膠原蛋白及脂肪層的纖維組織出現立即性收縮,部份人可即時見到緊實和提拉的效果;同一時間,真皮層的膠原蛋白因受熱刺激而持續再生、重組, 2-3個月內漸進式地使皮膚緊緻,令妊娠紋減淡。除肚皮和臉外,電波拉皮的技術更改善鬆弛的眼臉、雙下巴、頸部、手臂和大腿等等。

電波拉皮靠單極電波達到拉提的效果,治療後不會有結痂或反黑的現象,效果不受膚色影響。也因為不會有任何傷口或恢復期,術後可以立即上妝,而且做一次效果可以維持一至兩年的時間。最後,療程涉及風險,請找註冊醫生處理。

陳筠華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英國卡迪夫大學實用皮膚學碩士
英國倫敦大學臨床皮膚學深造文憑
英國卡迪夫大學實用皮膚科文憑
香港中文大學內科醫學文憑
澳洲悉尼大學兒科文憑

皮秒激光除紋身 – 物理與繪畫的對撞

紋身的英文 – 「tattoo」來自大溪地話「tatau」,其意思是「記錄」。它是一種把自己的回憶,或是生活態度,永恆地刺在皮膚這一塊有生命的畫布上的藝術。

自古代開始,有關紋身的記載便比比皆是。在中國歷史中,紋身最早出現在《越絕書·外傳本事》裡 – 原來臥薪嘗膽的越王勾踐,其造型正是「東垂海濱,夷狄文身」。

在先秦時代以來,紋身用於黥刑,也就是在犯人臉上刺字。那種「強制紋身」於西方也歷史悠久 – 當時希臘人和羅馬人,都會在奴隸和雇傭兵身上紋身,以防他們逃跑或擅離軍隊。這種強制紋身的行為,同樣也出現七世紀的日本罪犯及納粹時期的猶太人身上。

與此同時,紋身亦被用於記錄一些對自己的戒條。表表者有岳飛背上的「精忠報國」,以及碧咸身上的「生死有命 富貴由天」。

隨時間流逝,現今紋身已發展成個人裝飾的一種,怎至現今流行的半永久化妝,如紋眼線、飄霧眉、紋唇等,皆屬紋身。

然而,其實去除紋身,比紋身這件事較費時間。原因是,人的皮膚分為表皮和真皮兩層。其中表皮層可較快地更新脫落,真皮層則不會。而紋身時的色素一般都是植入在真皮層,因而是永久性的,不能自行消失,所以需要通過一定技術把原本的紋身圖案去掉。目前來說,選用適合波長的激光,是去除紋身的首選方法。

哈彿大學學者 Anderson 與 Parish 在 1983 年提出「選擇性光熱分解效應」的理論,意思是,皮膚組織會選擇性吸收某段波長的激光,令特定的組織被選擇性破壞。皮膚的內在組織目標物有黑色素、血紅素、水分;至於內在的目標物,則以紋身顆粒為代表。

要去除不同色素的紋身,必先明白互補色 (complementary colours) 的原理。在光學上,若兩種顏色相加後形成白光,則稱為互補色光,而兩種色光能形成互相阻擋的效果。

在色輪 (colour wheel) 中,我們可以看到,紅色的互補色是綠色,藍色的互補色是橙色,而黃色的互補色則是紫色。所以,要去除紅色的紋身,需用綠色激光 (如 532nm 激光) 去除;若想去除紫色的紋身,則需用黃色激光 (如 585nm)去除;而黑色的紋身,則可採用平時去皮膚黑斑的激光波長 (如 1064nm 或 755nm) 。紋身色素在激光照射下,便吸收激光的瞬間高能量,使色素顆粒汽化並被碎裂,最後就被身體組織吸收掉。除了紋身外,唇線、眉線和眼線也可以使用這種方法去除。

 

近年流行以皮秒激光 (pico laser) 治療紋身,因為它的激光速度比傳統納秒激光快100倍,再加上蜂巢透鏡的聚焦能量探頭,可以降低對皮膚組織過度刺激,更快速地擊碎色素顆粒、減少熱傷害,以及留痕、反黑的機會。新一代的皮秒激光有多達四種波長的光波,可進一步針對複雜、頑固的多色紋身。

最後,醫療程序涉及風險,請找註冊西醫進行治療。此外,激光除紋身後務必注意衛生,以免造成細菌感染。

私密激光或有助改善復發性尿道炎

基於解剖構造及生理的不同,女性較男性易患上尿道炎。根據一項英國醫學研究報告,在曾患尿道炎的女性當中,有 20-30% 患有復發性尿道炎。[1]

復發性尿道炎的定義,是6 個月內發生 2 次或以上的尿道炎,或是 1 年內有 3 次或以上的尿道炎。[2]

有趣的是,無論是年輕或是停經後的女性,其陰道健康狀況都和尿道炎息息相關。年輕時過多的性生活,會有蜜月尿道炎,而停經後卻因雌激素減少和性生活過少,生殖泌尿道萎縮而造成易感染。

尿道炎其中一種常見病源是來自直腸中的大腸桿菌。大腸桿菌容易聚集在陰道內口和尿道壁上,引發炎症。女性的肛門、尿道與陰道三者位置相距不遠,所有好菌、壞菌周遊於三者之間。健康的陰道內存在正常益生菌,使陰道維持在弱酸性的環境,形成天然防護屏障,抑制壞菌過度繁殖,預防感染發炎及老化乾燥的現象。當雌激素減少,會降低陰道內的益生箘增生,令壞箘更易繁殖。

女性若想預防復發性尿道炎,可先從日常生活入手。多喝水、不憋尿、排便後廁紙由前向後擦拭、行房後小便,都有助預防尿道炎。此外,均衡飲食、作息定時、定期運動以保持強健體魄,也能增強抵抗力。 最後,多喝無糖紅莓汁也有助預防大腸桿菌黏附在尿道壁,減低細菌於尿道繁殖的機會。

種菌驗尿對症下藥,是治療尿道炎的第一線方案。至於經常復發的尿道炎,醫生有時會處方長期預防性抗生素,即在沒有尿道炎的時間也服用低劑量抗生素,預防尿道炎復發。可是,長時間服用抗生素會產生病箘抗藥性的的問題。如是者,學者不斷研究更積極的非藥物方案。英國一位泌尿科醫生 (Dr Steve Foley) 於去年進行了一項臨床研究 [3],組織了 10 位被復發性尿道炎困擾及已停經的婦女作為研究對象,為她們進行了 3 次二氧化碳點陣式陰道激光 (俗稱⌜私密激光⌟或⌜收陰機⌟)。結果發現,其中 9 位研究對象於首次激光後的半年內都沒有再一次復發尿道炎,其陰道的黏膜在顯微鏡下亦有增厚的跡象,陰道的平均 pH 值則由治療前的 7.0 降至 5.4。此外,治療對象也反映陰道的彈性、滋潤度以及行房時的痛楚有所改善。所有研究對象在激光治療期間均沒有同時服用女性荷爾蒙或抗生素。

私密激光的原理,是以點陣入侵性激光以熱力對陰道黏膜造成微創傷,刺激黏膜膠原蛋白自身,變得更厚、分泌正常化、緊緻陰道、減低陰道炎和改善壓力性尿滲的問題。陰道分泌回復弱酸性,有利益生箘的增生及抑制壞箘繁殖。

這項英國研究的初步結果發現私密激光或可改善復發性尿道炎。只是,那只是一項小型個別研究,須靠未來更多跨國性、高質素研究及元分析 (meta-analysis)提供足夠的數據,張本繼末,達到一個更客觀、更全面的分析結果。若成功印證了這論點,這將會是醫學上一項重大進展。

References:
Foxman B. Urinary tract infection syndromes. Occurrence, recurrence, bacteriology, risk factors, and disease burden. Infectious Disease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2014 Mar;28(1):1-13.
Albert et al. Antibiotics for preventing 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 in non-pregnant women.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ic reviews. 2004 (3):CD001209.
Foley et al. Initial experience in using FemTouch for the treatment of recurrent urinary tract infection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女西醫陳筠華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英國卡的夫大學實用皮膚科文憑
英國倫敦大學臨床皮膚學文憑
香港中文大學內科醫學文憑
澳洲雪梨大學兒科文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