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畢業禮

七月,暑假鐘聲響起,亦是我心情五味雜陳的時候。自中學畢業已有十五年了,記得那時傻頭傻腦的我,在進大學前的暑假一開始,便立刻大膽地嘗試一些之前未試過的事:剪了一頭短髮並染金、住 hall、夾 band、上莊…… 那時年輕,滿腦子都是青春狂想,都是無限的奇遇和可能。

在醫學院的時候,人生目標就是當醫生,沒有想太遠的事。到了醫科畢業後,才知道迎來的是另一段人生的開始:在現實中面對病症、創傷,以及為此而受着痛苦的病人;如何判斷病因,如何判斷治療方法,當你知道你背負着的是人命;由家人圍繞的病人,孤獨無助的病人;昨天還在,今天已經消失的病人– 跟書本的不一樣,跟考試不一樣!原來,人生是一個不斷畢業的旅程。

不久之前,我的爺爺從人生中畢業了,這讓我驀然理解人生的限制 – 每個學習階段都是有時限的,不管你學到什麼没學到什麼,時間到了,就要畢業,就要向下一個階段進發。

爺爺驕傲地走完一生,他孜孜不倦的學習精神,勤奮、認真、樂於助人、不怕吃虧的態度,深深的影響了我。原來,爺爺的畢業禮,成為了我學習過程的一段小插曲; 而我亦深深希望,將來有天我畢業了,也能成為別人學習過程中的一段小插曲。

為什麼人生要經歷生老病死?而人生的意義又是什麼呢?當上醫生後,我常反覆地思考這兩個問題。

然後我發現,原來人生的目的是不斷尋找自我,了解自我,並每天進步; 而生老病死,就是讓我們在每個階段,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看自己。

少年時一切始於未知,一切都是新鮮的,從未知走向已知。

青年時選定自己的路,全力以付,並看着周遭如何因為自己而改變。

成年時帶着相當的經歷和知識,從已知的心智看自己。

老年時已從責任中脱離,明白每個故事都有開始和終結,以回望自己的一生。

懷才就如懷孕,時間久了便會看出來。無須害怕滄桑滿面,那都是你勇赴每場挑戰的證明。

就算此刻未遇上伯樂,只要對自己喜歡的事充滿熱情,相信自己,努力做一個自己也會愛上的人,便是做好自己故事中的主角角色。然後,看看鏡中的你,就在此時此刻,世界是為了讓你了解自己而存在。

行醫的座右銘

曾經有一位94歲的老先生來找我,希望我幫他脫掉背上一顆突然變大的痣。當我告訴他,突然變大的痣最好除掉之餘也送去化驗時,他忽地唏噓地答:「都沒有所謂了。」

我再三地技巧地追問,才知道他十多年前,他的太太因癌症過身了,而他,則一直為這件事悲傷。於是,我刻意騰出了一個早上的時間,讓老先生傾訴。

後來我才知道,這位老先生第一次向人表白這事的對象,竟然是我。

當我大讚老先生這麼大年紀還能行動自如,健步如飛時,老先生感嘆自己思想和子女的代溝很大,很難和家人溝通; 而了解自己的太太和好友們,都相繼撒手人寰,剩下孤獨的他。原來,長命百歲,卻煢煢孑立,也是一種苦。

這讓我不禁再次肯定從醫以來的座右銘,那是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 (Hippocrates) 的一句格言: “Cure sometimes, treat often, comfort always.”(「有時治癒,時常醫治,總是安慰。」)

身為醫者,當然希望能夠治癒每一個患者,但過程中我們有否好好的去了解患者在肉體疾病以外的心理狀況呢?世界衛生組織(WHO,1948)對健康的定義是:「健康不僅爲疾病或羸弱之消除,而是體格,精神與社會之完全健康狀態。」 (“Health is a state of complete physical, mental and social well-being and not merely the absence of disease or infirmity.” )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每個唸完醫科的人都會做的事,但要成為一個真正的醫生,了解和顧及患者的心理、情緒就更為重要。

「我對不起她,沒有能力給她更好的治療。」十年來,老先生為此梗梗於懷。

這使我想起生死學大師Elisabeth Kübler-Ross所提出的著名觀點,悲傷的五個階段(The Five Stages of Grief):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接受。

十年來,老先生仍然未能接受太太已經逝去的事實,卡在討價還價的階段,認為只要自己能給多一些錢,太太就會活到現在。如果自己有多些錢……

可能他就是要找一個適合的人,向他宣告一句他本應明白的話,而這個人就是我。

「這並不是你的錯啊。人的生命有長有短,並不是第二個人的努力可以左右的。你太太得到你的愛,應該無憾了。」

記得醫學院一位教授曾說過:「穿上白袍,醫生就有了魔力,光用語言或碰觸就能治病的可能再次獲得證明」。世間上有許多現今醫學界無法應付的疾病,但我心中一直緊記,面對傷痛,我總能給予患者和家屬安慰,那怕只是一下微不足道的輕拍,亦足以讓他們感到溫暖和支持!

 

陳筠華醫生
香港中文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英國卡迪夫大學實用皮膚學碩士
英國倫敦大學臨床皮膚學深造文憑
英國卡迪夫大學實用皮膚科文憑
香港中文大學內科醫學文憑
澳洲悉尼大學兒科文憑

正視臭狐 消除夏天的尷尬

流汗具有調節體溫和排洩功能。汗水可經由排洩汗腺(eccrine glands)或頂漿汗腺(apocrine glands)分泌,特別在腋窩內,兩種汗腺的比例約為1:1,加上頂漿汗腺的分泌較為油膩和含有較多蛋白質及氨酸基,較易被細菌分解出尿素、阿摩尼亞及脂肪酸從而產生難聞氣味,而腋窩發出的氣味最多,便形成俗稱「臭狐」(bromhidrosis) 的現象。

然而並不是每位多汗症(hyperhidrosis)患者都有臭狐。多汗症分為原發性及續發性,續發性多汗症成因由一些身體狀況引起,如甲狀腺功能亢進症、糖尿病、某些腫瘤等,應尋求醫療處理。

治療「臭狐」可用非手術法如止汗劑及肉毒桿菌素注射等,或以手術切除汗腺或交感神經中的某些節數。當中肉毒桿菌素注射能抑制汗腺神經傳遞以減少汗水分泌,療效一般可持續半年,程序較手術簡單,故於近年較為流行。建議治療前先和醫生妥善溝通,以採取適合的治療方法。

防曬做足 夏天good look

紫外線可分為UVA、UVB及UVC三種,大部分UVC都被臭氧層阻隔,故此只有UVA和UVB會影響皮膚,使之老化並變黑。

SPF(Sun Protection Factor)指的是產品能延遲皮膚受UVB曬傷的能力,例如使用SPF15的防曬霜,平時10分鐘出現的明顯曬傷情況,會延至150分鐘(10分鐘的15倍時間)才出現。很多人誤以為 SPF 30 的防曬能力比 SPF 15 大兩倍,其實兩者的保護能力只是相差 3%左右。而塗了SPF20的防曬,再加上 SPF10的粉底,整體指數也只是SPF20,而非兩者的總和。

一些產品亦會加上PA值 (Protection Factor of UVA),即對UVA的防護能力,PA後愈多加號代表對UVA的防曬能力愈高。

防曬指數愈高,所含化學物也愈多,較易刺激皮膚。若非戶外工作或活動,一般來說用 SPF15,PA+的防曬已足夠。
戶外活動者,應選擇 SPF35以上,PA++或以上的防曬產品,並在流汗後補塗防曬。此外,寬鬆的長袖衣服、闊邊帽、傘子、太陽眼鏡、以及避免在中午時段外出等,也能減低紫外線對人體的傷害。自小培養防曬的習慣,有助維持健康又白皙的皮膚。

皮膚鬆弛怎麼辦?

皮膚鬆弛的原因,可分為內在和外在因素。內在因素是因為真皮層中的膠原纖維及彈力纖維蛋白隨着歲月流失,皮下脂肪也逐漸減少,形成皮膚支撐力不足,演變成臉形凹陷、皮包骨的現象,同時間,在老化的時候,肌肉亦會開始萎縮,其中一個常見的例子是下顎肌肉鬆弛導致雙下巴的情況。

除此之外,外在因素包括紫外線、吸煙、壓力、地心吸力、睡眠不足等,有些人則在抽脂或減肥後才出現皮膚鬆弛問題。

對於改善皮膚鬆弛,一般常見的醫學技術有電波拉皮、彩光、激光或於皮膚注射等方法,透過刺激膠原蛋白再生或以物料填補肌膚凹陷位置,從而達到提升面部皮膚的效果,但一般費用較高;而塗抹用的膠原蛋白往往因蛋白分子太大而未能完全進入真皮層,從而減低了效果,但費用則較為大眾化。預防勝於治療,建議讀者要抵抗皮膚鬆弛,應先從改善生活習慣着手,並做足防曬,以延緩膠原蛋白的流失。

認識透明質酸

透明質酸又稱玻尿酸或糖醛酸,是人體皮膚組織內的成分之一。它在 1934 年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眼科教授美亞(Meyer)從牛眼的玻璃體分離出來。隨後被發現廣泛地存在於真皮層、黏液組織、結締組織及眼球之晶狀體內,並有着高度的吸水能力。由於這物質是從玻璃體(Hyaloid)提取出的透明膠狀糖醛酸(Uronic Acid),美亞教授為它取了「hyaluronic acid」這名字。

透明質酸可助皮膚儲存多點水分及增加皮膚容積。幼兒的皮膚內含較多透明質酸,所以看起來較有彈性和柔軟,但隨着年齡增加,透明質酸會慢慢流失,故老化了的皮膚會失去原有的彈性、水分和光澤,並開始出現皺紋。

在 1997 年,美國 FDA 批准了把透明質酸注射應用在退化性關節炎上,減少疼痛。後來,有些透明質酸更被做成聚合體(polymer),加強了分子間鍵結(cross-link)的持久性、不容水性和黏稠性,搖身一變成為人體皮膚組織的填充劑,注射在皺摺或臉部希望豐潤的位置,以達致減淡靜態紋及修飾臉形的效果,並成為美容醫學的新寵。

治療鬼剃頭

鬼剃頭(Alopecia Areata)又稱「圓禿」,是一種常見的皮膚病,主要患於年輕人身上,早於《黃帝內經》便有「髮脫」的病名。清乾隆四年寫成的《醫宗金鑒》解釋此病為「此證毛髮幹焦,成片脫落,皮紅光亮,俗名鬼剃頭」。

鬼剃頭的成因,相信是自身免疫系統出了問題,體內的T淋巴細胞不斷攻擊自己頭髮的毛囊,形成局部性脫髮。有些人則是因生活及工作壓力過大才開始出現病徵。患者的頭髮多在短時間內脫落,脫髮部位通常呈橢圓形,初時通常是一塊或數塊較小的頭皮範圍受到影響,嚴重者,甚至可以令全部頭髮脫落。此病亦可造成鬍鬚、眉毛、甚至陰毛脫落。

鬼剃頭和常見的男士型脫髮(又名「地中海」)治療方法不同,兩者不能混為一談。治療鬼剃頭,可用能抑制免疫的藥物,如外敷或在頭皮上注入類固醇,嚴重者則有機會要口服類固醇及環孢素等。及早求醫,治療效果也愈好。而在治療時能放鬆心情,減少壓力,也能加速病患復元。

早打疫苗預防子宮頸癌

子宮頸癌在香港女性最常患的癌症中位列第十,70%的子宮頸癌及25%異常子宮頸病變都是因人類乳頭瘤病毒(Human Papilloma Virus) HPV-16和HPV-18引起,而受HPV病毒感染的風險會隨着性伴侶數目增加而遞增,所以愈早開始性行為或愈多性伴侶均增加患癌機會。此外,吸煙、免疫能力差、少吃蔬菜、年齡漸長等都是患上子宮頸癌的高危因素。

第一批預防子宮頸癌疫苗在2006年被FDA批准應用,有研究發現它可提供90%以上對抗HPV-16和HPV-18感染的保護。
注射此疫苗的副作用跟注射其他疫苗相近,比較常見的是注射部位的腫痛、輕微發燒、暈眩、頭痛等。疫苗在特殊群體如免疫較差的病人之效果與安全性,仍持續研究中。懷孕婦女則不應注射此疫苗。

值得一提的是,此疫苗只作預防用途,並不能治療因HPV病毒引起的疾病,而且不能保護已受感染的人士,所以建議在開始性行為前便注射此疫苗,而曾有過性行為的女士則應定期進行帕氏抹片檢查。此外,使用安全套、保持單一的性伴侶、多吃蔬菜、不吸煙 ,也能減低患子宮頸癌的機會。

肉毒桿菌素Q&A

現今醫美技術雖然發達,但提醒消費者進行任何療程前,應了解清楚療程內容及相關風險,近日收到不少讀者查問些關於肉毒桿菌素應用於面部的常見問題,趁機會一次過解答。

Q:注射肉毒桿菌素會否「打上癮」?
A:肉毒桿菌素本身不會令人上癮,但因肉毒桿菌素效用一般只能維持數月(視個人體質而定),有使用者會選擇效用過後再次注射。其實只要使用者覺得再沒需要或不適用,便可停止注射。

Q:肉毒桿菌素會使臉部變得僵硬?
A:肉毒桿菌素的原理其實是放鬆肌肉,而非令其硬化,但若使用過多劑量,便有機會令肌肉被過分放鬆,以致造成不自然的面部表情。

Q:是否所有皺紋都可利用肉毒桿菌素進行改善?
A:不是。肉毒桿菌素只適用於動態紋,靜態紋則可透過注射填充劑改善。

Q:甚麼人士不適合進行肉毒桿菌素「瘦臉」?
A:懷孕、哺乳期間的女士、有慢性肌肉、神經系統疾病或對肉毒桿菌素敏感人士,均不適合,並提醒年紀較大、皮膚明顯鬆弛,以及兩頰過度凹陷的人士,也應注意使用劑量,以免效果適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