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紋身的藝術

紋身既是獨特個性的體現,亦是神秘、性感、魅力的象徵。有些人則藉着紋身,把某事、某人、某話永遠紀錄下來。不少名人,如安祖蓮娜祖莉、Lady Gaga、碧咸夫婦等,都是知名的紋身達人。

然而,紋在皮膚上的圖案,刺上去容易,去除則比較困難。荷李活女星 Megan Fox 熱愛紋身,曾花了數年洗掉右前臂的瑪莉蓮夢露肖像。可是,至今在她的右臂上,仍可隱隱約約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線條。

原來,除紋身的難度,除了它在皮膚的深淺度外,也取決於紋身的顏色。要明白這一點,需先理解何謂「互補色」。

所謂白光,就是把紅橙黃綠藍靛紫光,全部重叠在一起。白色的東西,反射所有顏色光; 而黑色的東西,則吸收所有顏色光。那麼,紅色的東西,代表它反射紅色光,而吸收了「紅色以外其他顏色的光」(在這個例子中,即是綠色光)。所以,綠色是紅色的「互補色」。

 

情況就如一位偏食的小朋友,若你給他滿一碟紅蘿蔔,他不但不吃,還會大哭。可是,當你給他紅蘿蔔以外的雜菜時,他則吃得乾乾淨淨。

 

同樣道理,給紅色的紋身顏料粒,照射「互補色」激光,它就完全吸收,發熱而粉碎。這也解釋了,針對不同顏色的紋身,不能只用單一種波段的光,而應以最接近其「互補色」的激光治療。除了纹身外,唇線、眉線和眼線也可使用同樣方法去除。

最後,醫療程序涉及風險,請找註冊醫生處理。

 

陳筠華醫生

一位醉心音樂與藝術的醫生。現於英國卡迪夫大學醫學院擔任導師及閱卷員。考獲英國卡迪夫大學實用皮膚學碩士、英國倫敦大學臨床皮膚學深造文憑、英國卡迪夫大學實用皮膚科文憑、澳洲悉尼大學兒科文憑。

 

皮秒激光除紋身 – 物理與繪畫的對撞

紋身的英文 – 「tattoo」來自大溪地話「tatau」,其意思是「記錄」。它是一種把自己的回憶,或是生活態度,永恆地刺在皮膚這一塊有生命的畫布上的藝術。

自古代開始,有關紋身的記載便比比皆是。在中國歷史中,紋身最早出現在《越絕書·外傳本事》裡 – 原來臥薪嘗膽的越王勾踐,其造型正是「東垂海濱,夷狄文身」。

在先秦時代以來,紋身用於黥刑,也就是在犯人臉上刺字。那種「強制紋身」於西方也歷史悠久 – 當時希臘人和羅馬人,都會在奴隸和雇傭兵身上紋身,以防他們逃跑或擅離軍隊。這種強制紋身的行為,同樣也出現七世紀的日本罪犯及納粹時期的猶太人身上。

與此同時,紋身亦被用於記錄一些對自己的戒條。表表者有岳飛背上的「精忠報國」,以及碧咸身上的「生死有命 富貴由天」。

隨時間流逝,現今紋身已發展成個人裝飾的一種,怎至現今流行的半永久化妝,如紋眼線、飄霧眉、紋唇等,皆屬紋身。

然而,其實去除紋身,比紋身這件事較費時間。原因是,人的皮膚分為表皮和真皮兩層。其中表皮層可較快地更新脫落,真皮層則不會。而紋身時的色素一般都是植入在真皮層,因而是永久性的,不能自行消失,所以需要通過一定技術把原本的紋身圖案去掉。目前來說,選用適合波長的激光,是去除紋身的首選方法。

哈彿大學學者 Anderson 與 Parish 在 1983 年提出「選擇性光熱分解效應」的理論,意思是,皮膚組織會選擇性吸收某段波長的激光,令特定的組織被選擇性破壞。皮膚的內在組織目標物有黑色素、血紅素、水分;至於內在的目標物,則以紋身顆粒為代表。

要去除不同色素的紋身,必先明白互補色 (complementary colours) 的原理。在光學上,若兩種顏色相加後形成白光,則稱為互補色光,而兩種色光能形成互相阻擋的效果。

在色輪 (colour wheel) 中,我們可以看到,紅色的互補色是綠色,藍色的互補色是橙色,而黃色的互補色則是紫色。所以,要去除紅色的紋身,需用綠色激光 (如 532nm 激光) 去除;若想去除紫色的紋身,則需用黃色激光 (如 585nm)去除;而黑色的紋身,則可採用平時去皮膚黑斑的激光波長 (如 1064nm 或 755nm) 。紋身色素在激光照射下,便吸收激光的瞬間高能量,使色素顆粒汽化並被碎裂,最後就被身體組織吸收掉。除了紋身外,唇線、眉線和眼線也可以使用這種方法去除。

 

近年流行以皮秒激光 (pico laser) 治療紋身,因為它的激光速度比傳統納秒激光快100倍,再加上蜂巢透鏡的聚焦能量探頭,可以降低對皮膚組織過度刺激,更快速地擊碎色素顆粒、減少熱傷害,以及留痕、反黑的機會。新一代的皮秒激光有多達四種波長的光波,可進一步針對複雜、頑固的多色紋身。

最後,醫療程序涉及風險,請找註冊西醫進行治療。此外,激光除紋身後務必注意衛生,以免造成細菌感染。